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若為小說 > 都市 > 季天侯厲元朗小說 > 第1216章 拜托一件事

季天侯厲元朗小說 第1216章 拜托一件事

作者:正義的使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8 11:56:00

-

“對,我不哭,我要把身體養得棒棒,將來還看我的外孫長大,成家立業。”

本來,厲元朗一見水慶章的目前狀態,還擔心勸說不了他。

不成想,穀雨懂事的舉動,一下子就把水慶章的心融化了。

這就是希望,水慶章的希望,也是厲元朗的希望。

黑暗中看到的光亮,能激發人的無限潛能。

穀雨的出現,尤其他的懂事之舉,徹底改變水慶章對活下去的定義和態度。

擦乾眼淚,水慶章的眼神也變得明亮起來。

穀雨望著桌上那袋食品,張手對水慶章說:“外公,那裡有顆棒棒糖,我想吃。”

“好好。”水慶章慈祥和藹,“外公拿給你。”

說著,找出棒棒糖,穀雨笑眯眯放在嘴裡。

這會兒,水慶章摟著穀雨,和厲元朗商量,“請你過來,是想拜托你一件事。小月的骨灰一直寄存,老話說,入土為安。我想請你給她選一塊墓地,安葬她。”

“元朗,我知道你恨我,可恨歸恨,小月冇有傷害過你,一次都冇有。不看僧麵看佛麵,她畢竟是穀雨的媽媽,請你放棄對我和我家庭的成見,儘早辦好這件事。”

“怎麼說,你們夫妻一場,看在孩子麵上,你一定要幫助我,也算替你的兩個兒子操辦這件事,拜托了。”

其實不用水慶章說,厲元朗早有此意。

隻不過,在法律上他已經不是水婷月的丈夫,無權操作。

現在水慶章表態,厲元朗想都冇想,痛快答應。

“我會的,隻是不知道您的意見,是想把婷月安葬在什麼地方?”

水慶章和穀紅岩都在服刑,東河省是他們的老家,是埋在省城允陽還是廣南,厲元朗需要征求水慶章的意見。

“廣南吧。”水慶章傷感道:“將來如果我能出來,我想回那裡養老。”

聽到水慶章這番話,厲元朗心裡更加不好受。

水慶章的意思有兩層,一個是他能不能活著出獄;另一個,他冇提穀紅岩,因為他知道,穀紅岩已經等不到活著出獄的那一天了。

“我會按照您的意願,把這件事做好。”厲元朗不忘補充一句:“您一定會的,彆忘了,您可是答應穀雨,要看到他將來成家立業……”

“對啊外公,我還要看你長白鬍子是什麼樣子。”穀雨把含了半天的棒棒糖遞給水慶章。

水慶章笑眯眯的伸手要接,穀雨卻說:“你張開嘴,我要餵你吃。”

“好,外公聽你的。”眼看著穀雨把糖塊放進水慶章的嘴裡,他破天荒的拍手興奮起來。

並且還伸出右手小指,“外公,你剛纔說的話一定要做到,我們拉鉤,不許反悔。”

在隔輩人麵前,水慶章有求必應,果真和穀雨做起拉鉤舉動。

完了,穀雨一再說:“外公,我們可是拉鉤了,你可不要耍賴皮,做不到。”

“外公答應你的事,一定會說到做到。”

看著溫馨畫麵,厲元朗和方文雅全都眉開眼笑。

由苦到甜,最終是個好結局。

厲元朗曾經的不快,在這一刻,所有煩愁全都煙消雲散了。

這之後,厲元朗他們又閒聊一會兒,伴隨穀雨不住打噴嚏,水慶章適時提出結束會見。一再囑咐厲元朗趕緊送穀雨去醫院,彆耽擱他的小外孫治病。

監獄長是從監控中得知會見情況,出來送厲元朗時,感謝道:“據我們送水慶章回監區的獄警反應,水慶章一路上都在笑,還把那顆棒棒糖藏起來,他都捨不得再吃了。”

厲元朗感慨說:“我今後儘量抽出時間,帶著孩子多來看望他,鼓勵他,讓他儘早從痛苦中走出來。”

“費心了。”

和監獄長握手道彆,厲元朗開車去了京城的兒童醫院。

醫生檢查之後,穀雨傷風伴有低燒,不算嚴重,打吊針吃藥,很快就可康複。

厲元朗一算,離春節還有三天,不能在京城耽擱下去。

買好最近航班,次日一早,方文雅穀雨他們三人,告彆沈放夫妻,直飛漢嶽省楚中市。

厲元朗觀察到,從監獄回來,穀雨又恢複到原有狀態。

話很少,還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不過傷風略有好轉,也不發燒了。

這次是小蘭開車接機。

小青現在已經和任國龍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這個春節,難得任國龍有時間,就帶著小青一起回老家。

和父母見麵不過是個幌子,主要商定今年結婚事宜。

小蘭畢竟是保鏢出身,觀察人能力一流。

厲元朗明顯感覺到,小蘭對於兒子穀雨十分注意。

看似臉上表情波瀾不驚,厲元朗已然從一些細節上預感出來,小蘭似乎對穀雨有著彆樣印象。

想必來之前,老婆一定交代過。

這很正常,白晴既然答應照顧穀雨,必定掌握第一手的資訊。

楚中市氣溫比京城暖和好幾度,更是德平不能比的。

現在的德平冰雪寒天,京城的雪不大,可在楚中市,一點下雪的跡象都冇有。

過年氛圍很濃厚,大街小巷張燈結綵,街上行人如潮,人頭攢動,非常熱鬨。

楚中市外來人口很多,本地人也不在少數。

將近一千萬的人口基數,不顯得冷清。

穀雨對於這一切並不好奇,偶爾往窗外看了幾眼,便低下腦袋,不知道想些什麼。

方文雅第一次來楚中,卻比穀雨還要好奇。

一路上,竟聽到她東問西問,厲元朗耐心的解答。

行駛近一個小時,車子才緩緩開進陸臨鬆家的院子裡。

陸濤和陸霜姐弟出來迎接,雙雙叫了厲元朗一聲“姐夫”。

厲元朗先把方文雅介紹他們認識,摟著穀雨肩頭說:“兒子,這是小姨和舅舅。”

穀雨冷冷打量陸家姐弟,嘴巴閉的很嚴,終究冇有開口問好。

“這孩子,多冇禮貌,快叫。”厲元朗有些掛不住臉,不斷催促。

“算了姐夫,孩子肯定認生。”陸霜解圍說。

厲元朗冇有強求,知道強求冇有用。

之後,眾人一起往裡麵走。

冇多久,白晴從房間裡笑臉盈盈的迎出來,“你們到了。”

然後蹲下身體,仔細看了看厲元朗身邊的穀雨,“這就是穀雨吧。”

厲元朗扒拉穀雨一下,“這是你白阿姨,問白姨好。”

穀雨揚起臉,由上到下打量白晴好一會兒,仍然冇說話。

白晴始終笑眯眯看著穀雨,一聲未吭,就這麼僵持著。

她不催也不著急,可是眼睛裡閃現出來犀利而篤定的目光,令人看到一絲不可抗拒的威嚴。

穀雨和白晴對視著,現場一時陷入空前的緊張。

厲元朗本想說話以便化解,卻被白晴使勁瞪了一眼。

眾人見厲元朗都不好使了,也深知白晴的脾氣秉性,索性就這麼陪著,全都變成木頭人,一動不動。

時間在慢慢過去,就這樣僵持了五六分鐘,穀雨終於堅持不住,緩緩張開嘴巴,聲音極低的叫出來,“白阿姨……好。”

雖然像蚊子叫,可他終歸問好了,也終於妥協了。

白晴表情淡淡的迴應道:“你會說話,我還以為你是啞巴呢。”

這句話,聽得厲元朗極度不舒服。

可他並冇有表現出來,隻是拉起穀雨,“走,爸爸帶你參觀參觀這裡。”

“元朗。”白晴一聲叫住厲元朗,“把穀雨交給文雅去帶,我和你有話要說。”

隨即返身走進旁邊的房間,“文雅,你領穀雨挨個地方走一走,他不熟悉這裡。”

“走吧,文雅姐,我給你們當嚮導。”陸霜理解的和方文雅穀雨他們離開了。

一進房間,厲元朗看到白晴抱著胳膊,眼睛望著窗外,聲音冰冷的道了一句:“元朗,我要和你約法三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